大多所謂道歉,只是為了讓自己道義兩頭都占理。

為了得到對方的“沒關系”,而非發自內心的”對不起”。

Part One

A同學家貧,B同學不見了錢,一口咬定,就是A同學偷的。

他當著眾人的面,去翻A同學的衣柜,把衣服掀了一地,罵他是窮山惡水出刁民。

錢沒找到,B同學就四處中傷A同學,說他一定是慣犯。

A同學呢,因為這個污點,失去了那年的助學金。不多,三干塊,但對他來講,特別多。

A同學越來越孤僻,一個人吃飯,一個人去上課,像一個沉默的影子。

直到有一天,宿舍大掃除,發現那張不翼而飛的錢,就躺在B同學抽屜底下的夾縫里。

B同學向A同學道歉,A同學卻前所未有地噎怒,他狂噪地捶打桌子,把牙齒咬得作響,不等B同學說完,就摔門而去。

B同學說 “多大點事啊,我都道歉了,他至于么?”

從此,他不再說A是小偷,開始逢人就說A真小心眼,屁大點誤會,至于么?

他至于么?那一年,A同學的爸爸,因為那筆意外落空的助學金,準確來說,是因為那丟失的一百塊錢,去給人做短工,被掉下來的梁木,砸斷了腿,高位截肢。

Part Two

一個人,把另一個人推下水,隨后他又去救他,但在救人的過程中,他遺失了一部手機。

等他們都上了岸,推人下水的人,埋怨道:“為了救你我的手機不見了。”

他不會記得,就在剛剛,被他推下水的那個人,差點丟了命。

Part Three

兩個小孩玩耍,其中一個往另一個身上潑了一杯滾燙的水皮膚大面積燙傷,嚎啕不止。

受傷小孩的家長,狠狠地罵了潑水那小孩。

另—邊的家長卻護起短了:“小孩子家家的,做錯點事,道了歉還想怎樣?“

Inner Monologue

我不是不想原諒你,而是不能原諒你。

我不想屈服于群體的意志或者壓力,違心地接受我不想要的歉意。

難道我還沒學會取悅自己,就必須先學好獻媚別人嗎?

因為你不是我,你不知道我走過多長的夜路,熬過多少個夜晚,才好不容易把黑暗拋在身后。

因為那兩個字一旦說出口,我再也無法面對那個徹夜痛哭,飽經煎熬的自己。

傷害已經造成,而我善良得不夠徹底,不能像圣母一樣輕描淡寫地說出原諒兩個字。

說我斤斤計較也好,說我小氣也罷,我不希望自己被人從道德制高點綁架以后,繼續說些自己不想說的話。

我不能背叛過去的自己,不能背叛我的心,它還在受苦,我有什么資格原諒你?

是的,你道歉了。你的道歉,在我的心里下了一場雪,那些委屈和冤屈,可以洗刷了。但在那之前,我承受的煎熬和屈辱,喪失的尊嚴和人生,抹不去的。

抹不去的。它就在那里,在噩夢里,在眼淚里,在寫滿挫折的命運里。

世人都知“以德報怨”,但鮮少有人知道,這四個字的后面,跟著的是”何以報德”。

以德報怨,何以報德。

那么,何以報怨?孔子說,以直報怨。

電影《親愛的》里,黃渤對人賑子的妻子說:”我頂多做到不恨你,這到頭了。”

我不恨你,這已經是我能做到的全部。